□本報記者張淑秋本報通訊員李吉勝
  今年55歲的馬緒坤是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船營分局北京路派出所的一名老民警,自1979年入警以來,他扎根社區,敬業愛崗,兢兢業業,一干就是34年。漸漸的,很多轄區群眾都和老馬成了朋友,他們經常說:“老馬是咱自家人,信不過誰還信不過老馬嗎?”
  “自家人”這個身份,讓老馬有機會熟悉每個家庭,對群眾的每件小事都非常上心。轄區內有位名叫林萍的孤寡老人,孤獨半世,無兒無女,性格孤僻,派出所民警和社區工作人員從來沒敲開過她家的門。最開始,老馬也是多次被拒之門外,但長久堅持不懈的努力,終於打開了老人封閉的心。
  下轉第三版
  上接第一版
  從此,老馬成了老人家中常客,無論日常家務,還是吃藥看病,老馬都掛在心上、落在行動上。時間長了,老人把老馬當成了親兒子,還把存摺交給老馬保管。老人生活不能自理,老馬每天忙完工作就到老人家裡去照顧她。
  老人去世那年已經84歲高齡,臨終前,她把老馬叫到床前,把房產證交給他說:“小馬,你就是我的親兒子,我沒啥留給你的,我已經立下遺囑,死後就把房子留給你吧。”
  老馬聽完後心裡久久不能平靜,他深知這是百姓的信任,是對他工作的肯定。老人過世後,老馬作為唯一的家屬為老人料理了後事,並將老人的房產證交給了老人的遠房侄子。
  和群眾融為一家人,各項工作也就好開展了。34年來,社區里的一草一木老馬都牢記在心,家家戶戶的情況都瞭如指掌。有一次,沈陽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的三位民警來派出所查找一名網上在逃人員,老馬聽他們說完在逃人員體貌特征後,立即指出這個人是轄區的暫住戶徐某,並協助他們將該人抓獲,輓回經濟損失170餘萬元。臨走時,沈陽的同志拍手叫絕,直說老馬真是一個“社區通”。
  馬緒坤還有個“法寶”——一本通訊錄。裡面沒有各級領導,也沒有同學同事,只有33名清潔工、21名出租車司機、21位樓長、20名義務巡邏隊員和13家小行業業主。就是這樣一群人,充當著老馬的“眼”和“耳”,他們是老馬的“家人”也是他的“一百單八將”。
  “一百單八將”有條件深入家家戶戶,瞭解到更多的情況和信息。他們之中,有人稱馬緒坤為小馬,有人叫馬緒坤老馬、馬哥、馬叔,就是沒有一個人管他叫馬警官,他們是老馬工作的延伸,是老馬的親人和朋友,更是“咱自家人”。
  2012年的一個清晨,轄區居民顧大哥家被盜,恰逢老馬剛接到清潔工老劉的電話,老劉說他在垃圾站清掃垃圾時,看見一名男子把一個皮箱扔進了垃圾站,覺得很可疑。老馬二話沒說趕了過去,當即就找到了顧大哥丟失的皮箱,內有顧大哥積攢多年、價值4萬餘元的7冊郵票。顧大哥感激地不知說啥才好,他拉著老劉的手,非要給老劉1000元作為酬謝,老劉說:“我和馬老弟是哥們兒,能幫派出所和馬老弟的忙是我應該的,要酬謝乾啥!”
  老馬的“一百單八將”里還有位60歲的編外主任叫付秀芬,經營著一家存車棚。付秀芬因為一次車棚失火,與救火的老馬建立了深厚感情。前兩年,轄區連續發生兩起尾隨婦女搶劫案件,由於案發時都是深夜,犯罪嫌疑人體貌特征不明確,給破案帶來極大困難。
  老馬在調查走訪時向付大姐聊起這件事,第二天,付大姐竟然自己花錢在車棚安裝了一盞大瓦數電燈,併在四個方向分別安裝了攝像頭,一共花費1萬多元。付大姐說:“你這麼多年始終幫助我,我不知道能為你和派出所做點什麼,昨天見你發愁,我就想了這麼一個辦法,對你破案不一定有幫助,但是大姐保證,以後這一片肯定太太平平,不再讓小馬你操心。”
  如今,老馬的“家人”和他的“一百單八將”利用職業特點,形成了一張以個人為基點、以行業為陣地,以點連線、以線帶面的全天候流動巡防、宣傳網絡,他們和老馬一起,日夜守護著轄區群眾的平安與幸福。
  34年的日日夜夜,敬業的老馬把自己的半輩子獻給了社區工作和轄區百姓,把自己融入了這個大家庭,社區居民也把老馬當成了“自家人”。
  (原標題:“老馬是咱自家人”)
創作者介紹

跳槽

cc00cccg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