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新增一個碩士專業方向——“文學創作”,並聘請格非、嚴歌苓、李洱等知名作家出任學生導師。此前,北大、復旦等名校也曾開設寫作專業,但高調喊出“培養作家”的,北師大還是獨一家。
  “文學創作”專業培養模式有何特殊?作家,真可以通過大學教育來製造嗎?北師大的嘗試,讓這一爭議多年的話題,再次擺在人們面前。
  ——編 者
  “1+1”培養
  校內導師+作家導師,學術課程+寫作訓練
  今年9月,北師大“文學創作”專業,迎來了第一屆的10名學生。
  他們中,有本科學文學的,也有一些來自計算機、法律、醫學等專業;有的是直接保研,有的已經工作,卻都一直堅持寫作;他們聚到這裡的共同目的,是圓一個作家夢。
  文學創作,是北師大文學院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所繼現代文學、當代文學之後開設的第三個專業方向。它按照當代文學學術型碩士的標準招考和培養,在此基礎上增加了創作相關的課程。
  這個全新的專業實行“雙導師制”——一位校內導師加一位作家導師。第一批作家導師共有6位,包括李敬澤、格非、嚴歌苓、李洱、歐陽江河與邱華棟,每位帶1—2名學生。“學校事先瞭解了我們的創作興趣,比如我更偏向於編劇,有人喜歡寫詩,還有人喜歡科幻文學……然後根據興趣把我們分配給合適的作家導師。”“文學創作”專業的班長郭茜對這種指導方式挺滿意。
  據瞭解,他們的課業負擔並不輕鬆。“學術型方向的研究生要上的課,我們都要上,此外還比他們多了兩門課、6個學分。”郭茜介紹,多出的兩門課,一門是文學創作理論,由知名作家輪流“現身說法”;另一門是文學寫作實踐,由校內老師主講。
  “前半學期的寫作實踐課主要練習寫小說。學生任選主題,每周寫800字,在課堂上念給大家聽,然後師生一起討論,課後各自續寫,下次課再討論……”文學院教授張檸表示,如今每個學生都已經寫了四五千字,他打算,在自己的最後一次課上,把《青年文學》雜誌的主編請過來點評指導,並擇優發表。
  第一學期的6門課中,只有兩門與寫作有關,而這個比例將會持續整個研究生階段。“有2/3的課程都與當代文學專業一樣。”文學院副院長張清華介紹。
  看似“本末倒置”的課程設置,引起一些學生的不理解。但在校方看來,這些學術性課程是必要的。一方面,並不是每個學生都能夠成長為作家,和學術型碩士上一樣的課程,有助於他們將來就業;另一方面,這些課程能夠加深學生的學養和底蘊,對於創作能力的培養也有幫助。
  “我們要培養的是作家,不是寫手。而作家一定要有人文情懷和社會擔當,不能是純技術化的寫作。”張清華認為,在從寫手升級為作家的必要條件中,學術素養是很重要的一項。
  特殊之處

  其他高校類似專業意在培養應用型寫作人才,北師大要培養作家
  事實上,大學開設寫作專業,早已不是新鮮事。2010年,復旦大學就開設了國內首個“創意寫作專業”碩士學位點,北京大學、南京大學等學校也均已設立同類專業。與之相比,北師大的“文學創作”專業,又有什麼特殊之處?
  從專業名稱的區別上,可以一窺究竟。
  “創意寫作”由英文Creative Writing翻譯而來,是“藝術型碩士”(簡稱MFA)的一種。它於上世紀30年代發源於美國,更多被翻譯為“創意寫作工坊”。如今,這一專業在國外已有成熟的教學模式。
  由“工坊”二字就不難看出,“創意寫作”並不等於“文學創作”。復旦中文系主任陳思和曾明確提出,“我們的任務不是培養作家”,北大也同樣定位於“培養應用型寫作人才”,比如大型文化活動、新媒體產品的策劃與創意等人才。
  而北師大想要培養的,卻是傳統、嚴肅、偏向於純文學的創作才能。北師大研究生院的網站上,明確寫著該專業的培養目標是“最終成長為具有一定創作水準的作家”;在考核方式上,“要求學生在讀期間能夠創作和發表一定數量的文學作品;學位論文須選擇與文學創作研究有關的論題。”
  目標的不同,帶來了課程設置、招生門檻及規模等一系列的差異。“復旦、北大的創意寫作專業招生人數比較多,考試是單獨出題;而我們今年只招了10個人,明年也許還會減少,入選學生需要先考上文學院的學術型碩士,面試時還有作家參與考查其創作才能。”張檸介紹。此外,兩者畢業時拿的學位也不相同,前者為藝術碩士學位,後者是文學碩士學位。
  北師大借鑒了藝術型碩士的授課方式,但也有所調整。“經過那麼多年應試教育,中國學生的思維難免有些僵化,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去除這種枷鎖,喚醒他們對生活的敏銳感受,打破語言使用的障礙。”正如他在作家導師的聘任儀式上所說的,“與其說是教寫作技巧,不如說是讓他們找回心中的自由和天性。”
  爭議不斷

  “作家需要被髮現,我們就是要做好這樣一個平臺”
  作家是怎樣煉成的?沒有人能拿出一個固定的“配方”。不過,有幾樣“材料”幾乎所有“配方”里都有:天賦、勤奮的練習、豐富的人生閱歷……
  乍一看,這幾樣東西,象牙塔里都不能提供。大學能提供的是知識,是寫作技巧。但技巧往往被認為是一種模式化的東西——而作家是無法靠知識累積養成的,也是不能靠工業化模式生產的,這已經成為共識。
  那麼,大學能為作家的成長提供什麼?
  “我覺得特別好的是,這個專業提供了一種創作的氛圍,提供了發表作品的機會。”郭茜說,以前喜歡寫作的學生可能只能獨自默默創作,缺少交流討論,也缺少展現的平臺。
  在張檸看來,知識其實也不可或缺。“從古代至民國,凡大作家,幾乎都是有著深厚知識底蘊的學者,完全靠天賦而成為偉大作家的,畢竟是極少數。”而在現代社會,大學教育正是獲取知識和學養最便捷的方式。
  張清華表示,即使不以培養作家為目標,創作專業的開設也是必要的,“大學的文學專業,只講知識不培養寫作能力,這本身就不合理!我認為有條件的大學都應該補上這一塊的缺失。”
  作家能靠大學培養出來嗎?不同的人,恐怕仍然有著不同的判斷。
  “美國的創意寫作專業開了幾十年,對這個問題都沒有爭出結果。”張清華對此並不在意,“作家雖然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也是可以被髮現的。作家的成長建立在自我發現、他人發現以及不斷自我認同的基礎之上。”張清華說,“我們要做好的就是這樣一個平臺。”
  “我們當然不敢說一定能培養出作家,但這就是我們的目標。”張檸說。
 
創作者介紹

跳槽

cc00cccg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